首页 超绝异术高手 书架
设置 内容报错 问题反馈
A- 16 A+
0010章 小大师夜观星象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
    “应该是我朋友来了,我去开门。”沐春桃起身去开门,随后带着一个中年男子走了过来。
      那中年男子约莫四十来岁,身材精瘦,脸庞黝黑,眉宇间也有着一点沧桑感。他的头上留着长发,扎了一条很有个性的独辫,一双眼睛也黑亮灵动,给人一种充满自信的感觉。就这形象,一看就是那种喜欢户外运动的成功大叔。
      沐春桃领着他往客厅这边走来,他瞅见了李子安,压低声音说了一句:“怎么这么年轻,他行不行啊?”
      沐春桃也小声的说了一句:“人家可是大师,我的命都是他救的,我好不容易才请来,你得客气一点。”
      那大叔点了一下头,看李子安的眼神变了,带了点肃然起敬的感觉。
      沐春桃领着中年大叔过来,然后介绍道:“子安,这位是我的朋友,他叫范锐。”
      子安,这个称呼余美琳叫很正常,可沐春桃这样称呼他,他的感觉有点怪怪的,不过现在显然不是纠正整个的时候。
      “范先生你好。”李子安站了起来,打了一个招呼。
      范锐向李子安走来,脸上带着笑容,隔着三步就伸出了双手:“大师你可别客气,我这是有求于你啊。”
      李子安与范锐握了一下手:“范先生请坐,给我说说你的情况。”
      范锐坐下了,开口说道:“有一年了吧,那次攀岩受伤之后,我的睡眠就很差,一天也就能睡一两个小时,一睡着就做噩梦。后来实在受不了了,我开始吃安眠药。刚开始吃的那段时间还有效,可是吃着吃着就没用了,我现在几乎是睁着眼睛到天亮。”
      李子安仔细观察了一下范锐,他发现这范锐印堂发黑,看上去是一个很健康的人,可精气神很差,给人一种外强中干的感觉。
      “我去医院检查好几次了,能找的名医都找过了,都不管用,大师我这病还能治吗?”范锐眼巴巴的望着李子安。
      李子安还在观察范锐,总感觉他身上有什么地方不对劲。
      范锐掏出了手机,打开了一个APP,然后递到了李子安的面前:“大师,这是医院的检查报告,你看看。”
      李子安伸手推开了范锐的手机。
      他不会看医院的检查报告,他会的医可不是医生的医,是方士的医。
      “大师,你这……”范锐拿着手机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就这么一点时间的观察,李子安终于发现范锐身上什么地方不对劲了。
      是身体的气象。
      身体的气象不仅会显示出身体是好是坏,也会显示出命运的吉凶祸福。一个人的健康问题,近期的气运如何,都可以从身体的气象看出来。
      这看气象,是姬达传授的观星术里的一门绝活。
      发现了情况,李子安才开口说道:“范先生,你这睡眠的病症我可以用一剂安神汤给你调理好,这是小事。”
      范锐激动地道:“真的吗?那实在是太好了,我什么时候能喝到那汤?”
      “你别着急,听我把话说完。”
      范锐呵呵笑了笑:“不着急,不着急。”
      李子安接着说道:“我观你气象浑浊,不只是病气缠身,还有阴气侵体,这才是病根所在,如果病根不除,就算喝了我的安神汤,那也是治标不治本。”
      “什么是气象?”范锐一脸困惑的表情,也有些紧张。
      李子安起身往阳台走去。
      范锐好奇地道:“大师你去哪?”
      李子安说道:“我去观一下星象。”
      范锐愣了一下,忽然笑了:“大师,我是头疼找你医头,我又没找你算命,你看什么星象?”
      沐春桃也有些尴尬了,不过人是她请来的,她不好说什么。
      “在我这里,医卜是一家。”李子安就只简单的解释了这一句,他来到阳台上,抬头看向了天空。
      夜空晴朗,繁星若尘。
      普通方士观星,脚行四方神位,观东方苍龙七星宿,西方白虎七星宿,南方朱雀七星宿,北方玄武七星宿,对应北斗七星之变化来断吉凶祸福。
      大惰随身炉之中封印的观星术却又是不同,它是以星入脑,随炉演变解析,再辅以气象对应来断人吉凶祸福,一应因果。
      范锐和沐春桃的视线都聚集到了李子安的身上。
      仰天眺望星空的李子安很专注,阳台上的灯光洒在他的身上,那身形修长匀称,那脸庞线条感强烈,整个人就像是一座雕塑。
      沐春桃的眼神有点发呆了。
      范锐凑到了沐春桃的身边,低声说了一句话:“春桃,你这朋友是什么来头啊?”
      “嗯?”沐春桃这才回过神来,“你说什么?”
      范锐小声说道:“你这朋友神叨叨的,我找他看病,他却去观星象,不会是个骗子吧?”
      沐春桃笑了笑:“他是我闺蜜老公,怎么可能是骗子,再说了你见过长这么帅的骗子吗?”
      范锐用异样的眼神看着沐春桃,眼神里好像有话。
      就在两人嘀嘀咕咕的时候,李子安的脑海里正演绎着神奇的一幕。四方二十八星宿,北斗七星界浮现在了大惰随身炉上,一颗颗星辰闪闪发光,气象氤氲。
      凡事皆有因,有因就有果。
      李子安反其道行之,以果寻因,从病象的源头找到了原因。
      整个过程也就几分钟时间而已,观星结束,他离开阳台,回到了客厅之中。
      范锐笑着说道:“大师夜观星象,发现了什么?”
      他笑,说明他不信,而且这话里还带了点揶揄的味道。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