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超绝异术高手 书架
设置 内容报错 问题反馈
A- 16 A+
0018章 创业计划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
老婆资产上亿那是肯定的,可那些钱不是李子安的,就算余美琳给他钱,他也不会要,因为那样的话就真成了吃软饭的了。
  
  他一身怀绝学的方士,他需要老婆养活吗?
  
  不需要的。
  
  所以,范锐这边一说生意,李子安就心动了。
  
  “我喝了大师煲的汤,症状减轻了许多,我有一家餐饮公司,全国一线城市都有分店,我想买大师的煲汤的秘方,你看行不行?”范锐瞅着李子安,眼神之中充满了期待。
  
  李子安笑了笑,心中却是一片失望。
  
  他估计范锐今天早晨醒来就动了想买他秘方的念头,所以出手才那么阔绰,直接让沐春桃转发了二十万的红包。
  
  当然,二十万对于他这种层次的人来说还真是小钱。
  
  服务生将两杯铁观音放在了桌上,说了一句:“请慢用。”
  
  李子安看着热气氤氲的茶杯,心里想着怎么来拒绝这个所谓的生意。
  
  范锐又补了一句:“大师,钱这方面你放心,我绝对不会亏待你。”
  
  李子安开口说道:“范大哥,这还真不是钱的事,一是家师有遗言秘方绝不外传,二是那秘方不是厨子能煲的,就算我给你,你拿去也没用。”
  
  “真的?”范锐一副不太相信的样子。
  
  李子安笑了笑:“我骗你做什么,我也想赚钱,可这钱我赚不了。我要是卖给你一份你拿去没用的秘方,我们以后还怎么做朋友?”
  
  “那由你来供应汤底和煲汤的材料,我们合伙经营,你看怎么样?”范锐还是不死心。
  
  李子安摇了摇头:“我供应不了。”
  
  那安神汤的核心汤底是炉身泥,他身上哪有那么多炉身泥?
  
  沐春桃插嘴说了一句:“范大哥,子安能出手给你治病,帮你化灾解难,那已经是你的福分了,你就不要再想着那汤的秘方了。”
  
  “呵呵,是我俗气了,大师,我以茶代酒敬你一下。”范锐一手端着茶杯,一手托着杯底,将茶杯对着李子安的方向举了一下,做足了样子才喝了一口茶。
  
  “范大哥客气了。”李子安也端起茶杯,服务生刚把这杯茶端过来,茶汤跟开水似的,但对方敬茶,他怎么也得意思一下,所以他也托了一下杯底,凑到嘴边少少的喝了一点。
  
  沐春桃关切地道:“你不怕烫啊?”
  
  李子安笑着说道:“吹一下,喝一点,不碍事。”
  
  他心里却想着,要是余美琳有这么关心他就好了。
  
  范锐说道:“大师,我约了那个女人做一个了断,我就失陪了,回头我们再聊。”他又对沐春桃说了一句,“春桃,你陪大师喝喝茶,我先走了。”
  
  沐春桃说道:“你去吧。”
  
  “再见。”李子安也说了一句。
  
  范锐走了几步又倒转回来:“大师,你那汤很管用,我这一年多就昨晚睡得最好,我什么时候能再喝到你煲的安神汤?”
  
  不等李子安说话,沐春桃便说道:“昨晚你喝剩下的汤我都放在冰箱里,回头我给你送你家去,你喝完了我再让子安给你煲。”
  
  范锐笑着说道:“那行,我就不打扰二位了,回见。”
  
  三人喝茶变成了两人喝茶,气氛也变了。
  
  “我真不知道他想买你的秘方,不然我就提前跟你说了。”沐春桃打破了两人间的沉默。
  
  李子安说道:“没事,他是商人,喝我的汤嗅到商机,自然想做成一笔生意。”
  
  沐春桃笑盈盈地道:“看不出来你还懂做生意,是美琳姐教你的吧?”
  
  李子安苦笑了一下:“她不怎么跟我说话,她那么忙,她怎么会教我做生意,我也不会做生意,只是随口说说。”
  
  沐春桃不笑了,直盯盯的看着李子安:“子安,你把我当朋友吗?”
  
  “当然。”
  
  沐春桃说道:“我说的朋友可不是一般的朋友。”
  
  李子安微微愣了一下,心中莫名紧张,难道她说的是男女朋友?
  
  沐春桃又补了一句:“我说的是交心的朋友,知己。”
  
  李子安这才松了一口气,他笑了笑:“我们相识也算有缘,你把我当知己,我当然也把你当知己,这有什么好说的。”
  
  沐春桃又笑了:“那好,既然我们是交心的朋友,那你跟我说说你跟余美琳究竟是怎么回事,你们怎么会分房睡?”
  
  李子安这才发现自己掉进她的坑里了。
  
  沐春桃翘起了嘴角:“你看,刚刚才说把我当交心的朋友,这都不跟我聊,我们算什么交心的朋友?”
  
  李子安有些犹豫要不要聊。
  
  聊吧,那毕竟是自家的家事,而且也不是什么光彩的事。
  
  不聊吧,憋在心里也难受,这些年他就没有一个可以倾诉心事的对象。
  
  “跟我聊聊吧,没准我可以帮你解决问题。”沐春桃循循善诱。
  
  李子安喝了一口茶,沉默了几秒钟才开口说道:“那不如先聊聊你怎么样,你是做什么的?”
  
  沐春桃大大方方地道:“我现在没事可干,但我正准备创业。我爸是做外贸生意的,经常在国外。我妈和我爸在我读初中的时候就离婚了,到现在我都没有见着她。那个时候我爸很困难,她吃不了苦就跟我爸离了。我算是单亲家庭长大,所以性子有点野。”
  
  李子安以为她不会说什么私密的事情,却没想到她一口就把她的老底抖给他了,一时间他反倒有点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她了。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