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我们是兄弟 书架
设置 内容报错 问题反馈
A- 16 A+
序章 岁月不饶人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
    寒风渐起,衣衫褴褛的王龙,出现在了某家汽车配件工厂大门口。
  
      此刻的他看上去非常的狼狈,胳膊上还有一处明显的刀伤,涔涔往外渗透的鲜血染红了他的大半件衣服,看上去就好像是个血人!
  
      “他真的会隐姓埋名在这个地方吗”王龙自言自语的说道,面色凝重,喘息着粗气,艰难的走进了工厂的大门。
  
      工厂里面还有很多工人在熬夜班,机器的轰鸣声震耳欲聋,温度也明显比外面高出了不少,工人们都露着膀子汗流浃背卖力气赚着血汗钱。
  
      王龙顶着周围无数工人诧异的目光,很是废了些口舌,终于在一个老工头的嘴里打听到了那人的下落,他顺着手指的方向,走到了工厂的一个角落。
  
      在那角落里,几个工人刚换了班正抽烟闲扯蛋,一席蓝色的工作服,上面满是被高温烤干的汗迹油迹,即便如此,说说笑笑间,还不时唠着一点儿黄磕,能听见他们发自内心的欢笑声,直到看见王龙,笑声才猛地戛然而止。
  
      几个工人都面带诧异目光看着这个不之客,尤其是看到王龙胳膊处的刀伤以后,眼神甚至夹杂着一些惊恐。
  
      只有一个个头不是很高,脸盘子棱角分明,脖子上还挂着一条白金项链的年男人,叼着烟依旧站在原地一脸蔑视的瞅着他。
  
      这男人平时还看不出来,此时身上却凸显出十足的痞子气息,睥睨一切的眼神四下一扫,给人的感觉整个工厂的杂音都瞬间消失不见了,要多怪有多怪,与这个废弃的工厂,是那么的格格不入。
  
      王龙不知道为什么,看着眼前的男子,心底泛起一股莫名的亲切感,他顺手把自己脖子上那块形影不离多年的玉佩拿了出来,摊在这男人面前,轻声叫了一句。
  
      “叔!”
  
      那男人盯着王龙的玉佩看了好一会儿,眼神变得异常复杂,良久之后这才走到了王龙的身前,冲他应了声:“都长这么大了,时间过得真快啊……”
  
      男人的声音带着一些忧伤,说完之后转身就走,王龙急忙跟了上去,空留几个不明所以的工友还愣在原地。
  
      这个男人在工厂,也一直都是一个另类的存在。
  
      男人熟门熟路的进了工厂的小食堂,顺手抄起来了一个饭盒,泡了碗面,旁若无人的吃了起来,那模样吃的那个香,就仿佛是面对一桌的山珍海味。
  
      王龙好不容易才找到他,哪里还坐的住,急忙说道:“叔,我有难了!”
  
      男子眉头一皱,嘴里不屑的嘣了几个字道:“刘震东呢,他都解决不了的事儿,我一个工厂的普通小工人,我能帮得了你什么?”
  
      王龙看了一眼男子,眼神很是复杂:“听说你在公……安局杀过条……子,甚至把一个城市搅和的天翻地覆,手上沾满了鲜血,可是现在依旧什么事情都没有。”
  
      男子怒极反笑,用异常狰狞目光瞪着他,态度蛮横的呵斥道:“你小子听谁胡说八道的,那都是他娘的扯蛋,你要没地儿吃饭,我给你从这找份工作,跟我一起来这里上班,别的没有,方便面管够管饱!”
  
      王龙迎着男人狰狞的目光,死死的盯着对面这个曾经叫王越的男人,沉默了许久。
  
      “叔,你以前跟我父亲是结拜兄弟。”
  
      “你听谁说的?”
  
      “刘叔以前说过,说你们是最亲最亲的兄弟,还说我脖子上面的玉佩是你给我的。所以,我才来这里找你!”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