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重生后我只想和离不想种田 书架
设置 内容报错 问题反馈
A- 16 A+
第三章 要继续吗?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
得益于前世那几年在山中颠沛流离的生活,白瑾能识别很多药草。大概是天不亡赵寒这个狗贼,还真让她在那小筐子药草中找到了两根救命的骨节草。
  
  等到她终于将骨节草给赵寒喂下去的时候,她无意识的回头,目光却正好瞧见那个小小的小身影乖巧的坐在灶洞旁,小爪爪不断的往灶洞里填着柴火。
  
  “我爹怎么了?”大概是察觉到了白瑾的注视,赵小九很是警觉的回过了头。见白瑾停了手,他蹬蹬蹬跑到了西屋,小屁股一挪,小短腿儿一爬,就朝着炕上爬了过来。
  
  “我爹爹的衣服都脏了,你给他换下来。”见赵寒的身上还穿着带血的衣服,黏腻腻的,赵小九立即皱了皱毛毛虫一样的眉头。
  
  “男女授受不亲。”白瑾仍旧是面无表情,甚至可以说是有些严肃,她认真的盯着赵小九,声音严肃的道:“我帮你爹换衣服,势必要看光你爹的身子,你爹被看光,以后就只能是我的人了,你可愿意?”
  
  赵小九一听,也很严肃的摇了摇头。
  
  “好了,天快亮了,人我也帮你救了,我要走了。”说完,白瑾揉了揉自己疲惫的脑袋,她累了一晚上,此时有些头重脚轻,她要赶紧离开这个鬼地方。
  
  赵小九倏地抬起了头,他眼里狐疑的神色明显是怕白瑾暗中对赵寒下了什么黑手。
  
  可就在白瑾转身即将下炕的时候,一条带着浓重血腥气的胳膊忽然朝她伸了过来。
  
  脖颈上传来一阵大力,在她昏迷之前,她的视线中停留的,竟然是一双黝黑的眸子……
  
  ………………
  
  睡梦之中,白瑾觉得自己好像被困在一张巨大的网中,无论如何也挣脱不开。
  
  她就像是一条被晾上岸的鱼,愈发的呼吸不上来。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