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重生后我只想和离不想种田 书架
设置 内容报错 问题反馈
A- 16 A+
第八章 刚刚,他撒谎了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
“不是嫌弃我跟小孩子要报酬吗?可以啊,你给我!”白瑾动了动手。
  
  赵寒不说话,也不动作,就直直的盯着白瑾看。
  
  这男人的气场极其的大,压迫的人有些喘不过气,白瑾能淡定的站在这里,头皮已然是有些发麻。
  
  “哼。”白瑾轻哼了一声,见赵寒没有什么动静,她转头就准备走。
  
  结果,她刚转身,便听见身后传来男人低沉的声线:“明日卖了猎物,就会给你。”
  
  白瑾脚步一顿,赵寒隐约听见她又哼哼了一声。
  
  晚饭的时候,大概是赵小九惧怕白瑾再做出中午那顿极难吃的饭,所以是赵寒拖着病体做的。
  
  吃着赵寒做的香喷喷的饭菜,白瑾觉得心情前所未有的舒畅。
  
  不过,这种舒畅并没有维持多久。
  
  “什么?!爹,你要跟后娘一起睡?”赵小九一脸懵的看着赵寒,他撅着小嘴很是不满的问道。
  
  他是知道他爹向来是不喜欢同别人一起睡的,就连他,也只能让他爹哄睡,但是想跟他爹一个床睡,基本上是没门的。
  
  “好了,擦干身体就好好睡觉,明天一早要去县城。”赵寒用一张旧毯子裹住委屈巴巴的赵小九,将他放到了东屋的被窝里,然后就带着一脸抗拒的白瑾到了西屋。
  
  西屋的门刚关上,白瑾刚要转身,就在这刹那,她整个人忽然被一股大力压在了门板上,随即,只听刺啦一声,她身上的两层衣服瞬间被人撕裂成了两半,露出了她光洁的背。
  
  这一切都发生在眨眼间,背部光裸的皮肤乍然接触到空气,那如玉的肌肤很快就起了一层小小的鸡皮疙瘩。男女的身体触碰的极尽,两人的呼吸似乎都缠在了一起。
  
  前世白瑾是单恋,所以两人即便是夫妻,但始终没有发生过什么实质性的关系,可重来一遭,似乎什么都被打乱了,她尽量让自己喘息的速度慢一些,脑袋也在迅速的转着。
  
  忽的,一只冰凉的手在她的后背抚了上去,当那人冰凉的指尖抚上去的时候,白瑾的身子跟着一颤,声音却是故作的镇定:“赵寒,你做什么?”
  
  赵寒没有说话,只是目光紧紧的攫住她后背的那块疤痕。
  
  这个人确实是白瑾没错,只是为何短短几天,她的性格却变了这样多,不应该是一块木头吗?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