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重生后我只想和离不想种田 书架
设置 内容报错 问题反馈
A- 16 A+
第十一章 给你洗洗嘴巴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
明明那人都已经走了许久,但是白瑾始终觉得,他最后那声轻笑似乎还在耳边一样。
  
  大概是根本不害怕白瑾能逃出自己的手掌心,所以,他再次离开的时候连院子门都没有关。
  
  只不过,这次白瑾就是想逃跑都不好走了,她的衣服都被赵寒给撕碎了,而等到她准备去找赵寒的衣服来做应对的时候,却发现柜子里的衣服全都不见了……
  
  这个鬼男人,到底算计到了哪一步?
  
  虽说现下在家里,但她总不能穿着这已经快要遮不住的破烂衣服吧?
  
  好在,最后还是找到了赵寒一件破旧的外袍,他生得高大,白瑾总算能有衣服敝体,可以自由活动了。
  
  白瑾觉得,自己这小泼妇要是再不装的像一点,真的对不起赵寒那马蜂窝一样的心眼儿了。
  
  她站在父子俩住着的东屋,视线在屋子里扫了一圈,最终落在了柜子上整齐摆放的两张白兔皮毛。从那极好的毛色来看,明显是被小心保存的。
  
  看到这个,白瑾得意的哼了哼,然后拎起两块兔皮毛就去找针线了。
  
  ……
  
  一个时辰后,白瑾看着一大一小两双毛茸茸的鞋子,她很是得意的甩了甩有些酸痛的胳膊,原本是想着给自己做兔耳朵鞋的,没想到还剩下一点料,她就干脆给小家伙儿也做了一双。
  
  就在白瑾欢喜的摸着那鞋子上故意做出来的两只小耳朵的时候,只听嘭的一声,院门忽然被人给大力推开了。
  
  白瑾一听这粗暴的动静,便知不会是赵寒父子俩。她放下鞋子,立即冲了出去。
  
  这一出去,就看见了已经走到了院子里的赵氏祖孙俩。
  
  白瑾不是不认得这两人,一脸慈相的中年妇人是赵寒的继母赵氏,那孩子赵喜庆是赵氏的亲孙子。只是,前世这一家人向来不敢惹赵寒,所以直到赵寒离开,他们都没有作妖,怎么今天太阳从西边出来了?
  
  就在白瑾打量赵氏的时候,赵氏已经开口说话了,她的声线很是柔和:“瑾儿,我今天来是担心你和赵寒出了什么事儿,赵寒那孩子心气硬,可他现在毕竟是咱们老赵家的长子,我和你爹知道他这次成亲花了不少的钱,虽然我们手里也紧巴,但给孩子的总归还是不能省。只是,你们成亲这都两天了,我们也没等到你们。我和你爹都不是能说会道的,你们是不是对我们两个老糊涂有什么误会?”
  
  白瑾揉了揉自己的耳垂,她眼角的余光往外稍稍一瞥,果然,门口外面隐隐有不少围观但小心翼翼的身影。
  
  就在赵氏等着白瑾说话的时候,下一秒,只见站在自己面前还穿着赵寒衣服的小女人忽然开始吧嗒吧嗒掉眼泪了,那泪花带雨的模样让赵氏惊得切切实实的后退了一步,只不过她后退之后,才反应过来自己刚刚的失态,又赶忙停在原地。
  
  “娘,您看看我身上穿的,这还是赵寒的旧衣服,我不明白,您跟我爹既然有心要帮衬他,为什么非得在成亲之后才帮衬呢?他一个大男人还带着一个孩子,你们瞧瞧这破落的院子,就是贼都不稀罕,明明都是儿子,你们为什么只帮喜庆的爹,不帮我相公呢?难道就是因为没有从您肚子里出来吗?”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