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重生之缘来在韶华 书架
设置 内容报错 问题反馈
A- 16 A+
第十一章 雷锋叔叔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
吃过晚饭后,白耀龙还是来到了一家理发店,他之所以想理发的原因倒不是想把自己弄帅一点,而是觉得自己现在这个混子发型太撒比了,还是应该像自己后世那样,弄一个精神一点的头型。
  
  走进理发店,店里并没有前世那些理发店浮夸花哨的装潢,而是白墙加几盏日光灯的普通民房,理发师也不是什么留着杀马特发型的Tony老师,而是一位年纪差不多二十多岁,流着平头的年轻小伙子。
  
  “欢迎光临,进来坐!”理发师小哥见站在外面有些徘徊犹豫的白耀龙,客气的打着招呼。
  
  白耀龙见对方这么热情,也点点头的走了进去,他见理发师小哥还在给别的顾客剪头发,就随便找了一个凳子坐下,然后拿出一支烟道:“老板,介意我在这抽烟吗?”
  
  这位年轻的理发师小伙和那位顾客显然没想到一位初中生会这么肆无忌惮的要求抽烟,不过想着顾客是上帝,也表示了同意。
  
  白耀龙点上这支烟,吸了一口,终于缓解了自己一天的烟瘾,他站起来走到理发师小哥旁,散了一支烟给他,表示了一下感谢。
  
  理发师小哥也没客气,接过烟后顺手就把香烟掐在自己耳朵上,继续为那位顾客理发,但嘴里却说道:“小兄弟是城里来的吧?”
  
  白耀龙点点头道:“是,老板,你怎么知道的?”
  
  “看穿着就知道!”理发师小哥笑了笑。
  
  “哦?怎么说?”白耀龙接着问道。
  
  不过理发师小哥却不答反问:“小兄弟你是转学到这边来读书的,还是旅游完,打算明天回城里的?”
  
  “转校过来的,明天就开学了!”
  
  “那你明天就知道了。”理发师小哥卖了一个关子。
  
  白药龙点点头,却也没追问,他见整个店里因为他抽烟而烟雾缭绕,也不太好意思,又走出去抽了几口,大约过了十分钟,他见里面那位理发的顾客出来以后,才掐掉烟走了进去。
  
  理发师小哥给他找了一个光线还算明亮的位置,示意他坐下,然后问他剪什么头型,他想了想答道:“就减个短碎吧,看着人精神一点。”
  
  “好嘞!”
  
  理发师小哥也认可他说的这个发型,操着剪刀一顿嚓嚓嚓的剪了起来,大概剪了二十多分钟,终于让他目前这二逼的分头换成了激扬的碎发。
  
  “怎么样,满意不?”理发师小哥看着镜子里的白耀龙,彷佛在看自己的一件艺术品,用的是询问句,语气却绝对是陈述句。
  
  白耀龙看了看镜子里的自己,剪成短发后使得他的整个脸型更加修长,剑眉也更加英气勃发,轮廓分明的脸骨线充满了男人味,不得不说发型决定颜值这句话真没错。
  
  他满意的点点头,付了钱走出理发店以后,在旁边买了一包烟,却不急着回二叔家,而是朝着镇子老街的方向走去,他想去河边走一走,看看那条自己前世没怎么在意的御临河。
  
  白景镇的老街区大部分都是已经修建了许久的老房子,最老的木制房子甚至可以追溯到民国时期,落日的余晖洒在这些古老房子的房檐和雕龙刻凤的柱子上,透出一丝历史的气息。而巷子里古色古香的青石板,配合着孩童们的嬉闹声和犬吠声,却像极了与他们一起玩耍的精灵。
  
  白耀龙看着那爬满爬山虎的矮房子以及路边不知名的黄花,感觉像是自己进入了某个旅游古镇,给人一种宁静而希望归隐的冲动。
  
  街道上除了他,也有许多饭后出来散步的人,他们有说有笑,时不时发出一些欢声笑语,让白耀龙倍感亲切,远处升腾的炊烟烟雾袅袅,再搭配那若隐若现的尘光,整个小镇彷佛处在一层氤氲的光晕中,让人舒畅。
  
  大约十五分钟后,他穿过老街,从一个街口来到了这条传说中皇帝来沐浴过的御临河边,他知道这里有一座用石板架设的小桥,这座小桥很窄也很矮,一到夏季的洪峰,便会被汹涌的河水淹没,消失在这条时而平静如镜子,时而暴躁如凶兽的白景镇母亲河旁。
  
  今天他比较幸运,河水并不湍急,小桥如一条小龙静卧在河面上,一直延伸到对岸。白耀龙看着河对岸的沙滩,想起自己前世与一帮混子经常来这里喝啤酒弄烧烤,以及和这帮不靠谱的家伙交流如何追求徐文敏的样子,就有些发笑。
  
  他沿着小桥来到桥中间,看着对岸沙滩上嬉戏的老老少少,不得不说这里是白景镇最公认的休憩圣地之一。
  
  河面湖波荡漾,霞光如美丽的音符在水面跳跃,这样美丽的场面不仅让白耀龙再次回忆起前世自己少年时的无知无虑和青年时的缱绻思愁,就如红尘滚滚的歌声那么激荡,也像秋风落叶那样充满了遗憾。
  
  就在他插手在裤兜,眺望河面缅怀过去时,旁边却响起一个女生的声音,声音细弱寒蝉,却悦耳动听:“这位同学,麻烦你能让一让吗?”
  
  白耀龙顺着声音转头过去,却发现是一位穿着蓝色小碎花裙,头戴一顶遮阳帽,个子娇小的女生,再细看她皮肤如凝脂,小嘴似樱桃,却有着一对夸张的大眼睛,加上她柔顺的妹妹头发型,像极了一位小学生萝莉。
  
  小桥只是由两块极窄的青石板铺设而成,宽度仅有不到一点二米,非常的窄,所以站在桥中央的白耀龙自然挡住了这位小学生的道。
  
  他让出一条道,示意对方过去,这位矮他接近一个头的小学生见他让路,轻声说了一声谢谢,从白耀龙身边走过。
  
  可也不知道是不是她太不小心,还是她穿的拖鞋太滑,却“呀”的一声滑倒,从白耀龙身边摔进水里,饶是白耀龙的反应神经已经达到极点,也没来得及抓住她纤细的手腕。
  
  8月底的河水虽然已经没有了6、7月洪峰过境时的汹涌,但河水依然很深,只在白耀龙愣神的一小会,那位小学女生就被冲了几米远。
  
  看着那女生挣扎的样子,白耀龙加速的神经马上就看出她不会游泳,他嘴里嘀咕了一句该死,脑子里却盘旋着的是前世那些跳水救人最后牺牲的新闻,有点犹豫到底救不救,但只是一刻天人交战后,便脱掉鞋子跳进河里。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