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重生之缘来在韶华 书架
设置 内容报错 问题反馈
A- 16 A+
第十二章 重启学路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
大概花了二十分钟,白耀龙才拖着疲惫的身体,提着唯一没打湿的鞋袜回到二叔家门口。
  
  白果打开门看着他狼狈的样子惊讶道:“哥,你这理个头发,理发店老板还免费给你送了一个桑拿?”
  
  白耀龙没好气的看着她道:“你见过有穿着衣服蒸桑拿的吗?”
  
  白果见他这个落汤鸡的样子,不担心,反而幸灾乐祸道:“哈哈,那不然你怎么变成这个样子了?”
  
  白耀龙打着光脚进了屋,边走边回道:“我去河边那个小桥玩,然后看见有位小学生因为作业太多要跳河自杀,然后我就奋不顾身的跳河救了她,最后就成这样了。”
  
  听他这样说,白果笑得哈哈大笑,但显然不信道:“哥,你就吹吧,是不是你过那座秤杆桥(那座小桥的俗名,因为像秤杆那么窄)的时候不小心掉河里了。”
  
  白耀龙点点头,在房间翻找换洗的衣裤,说道:“算你聪明,这都被你猜到了,快给我泡杯热茶,我冷得很。”
  
  白果看他那副衰样,也不再和他斗嘴了,示意他快点去洗澡。白耀龙也很快找好了换洗的衣裤,冲进洗手间里,他知道自己再不洗一场热水澡,这虚脱的身子铁定会感冒。
  
  2001年的白景镇新区的房子已经通天然气,也有热水器,哗哗的热水就像救命的甘露,终于让累成狗的他有了点精神。
  
  冲完澡后,他换了睡衣走出看白果在沙发上坐着边嗑瓜子边看电视,走过去坐到她旁边道:“二叔二婶呢?”
  
  白果没看他,继续盯着电视道:“散步去了,他们一有空,吃了饭就要像这样绕着白景走一圈。”
  
  白耀龙点点头,喝了一口热茶,接着道:“那你明天要不要和我一起去学校?”
  
  “肯定啊,我连同学的邀请都推脱了,就是怕你找不到路,怎么样,哥,我对你不错吧。”这次白果倒是转头笑道。
  
  白耀龙当然知道去白景镇中学的路,可看妹妹这么为自己着想,还是笑着道:“不错,不枉你老哥大出血把随身听都送给你,还算你有良心。”
  
  “那是,我白果耿直得很!”她得意洋洋道。
  
  当晚,白耀龙本来还害怕自己因为第二天就能见到徐文敏而兴奋失眠,但在河里游了一场泳的他却疲倦得不行,躺倒床上就像死猪一样睡了过去,一夜无梦,今晚的睡眠质量不知道比后世工作时好了多少倍。
  
  第二天,白耀龙早早的起了床,二婶早就为他和白果做好了早餐,而二叔作为学校的领导,因为今天开学要布置各项工作,早早地去了学校。
  
  由于他起来得太早,等他洗漱完毕,开始上桌子吃饭了,白果才睡眼迷蒙的揉着眼睛走出来,使得二婶不得不催促她搞快点。
  
  待白果坐到位置上,白耀龙看着她还没啥精神的样子,就对着她道:“你今天好歹小升初,怎么一点期待的感觉都没有?”
  
  白果嘴里啃着一个馒头,却幽怨道:“有啥好期待的,上了初中课程作业就会变得多的不行,而且到了初二还要上早晚自习,想想都痛苦,我宁可永远当小学生。”
  
  她这一吐槽立马引来了二婶的白眼,二婶用手指点了她一下头道:“就让你读点书,你还喊痛苦,你看你们班上农村的孩子,别人还要回家做家务,做农活,没一个像你这样叫苦叫累的。”
  
  白果丧着脸,却没争辩,只是大口啃完馒头就去收拾上学的行当去了,白耀龙莞尔一笑,他发现他们白家这一代好像都没啥读书的基因,他和白果都是妥妥的学渣。
  
  见白果吃早饭的速度后来居上,他也快速的吃完饭,然后主动把碗筷送进厨房,这一举动引得二婶夸奖了他并又再次数落了几句白果,惹得白果一阵不开心,使得白果嘴都没擦就拉着白耀龙出了门。
  
  下楼后,白耀龙发现今天的天气非常的好,一抬头就能看见湛蓝的天空上万里无云,微微的夏风如温柔的丝发般柔顺,而清晨的阳光更是让白耀龙如沐浴在SPA房里那么舒爽,总之,这好的天气让他的心情十分舒畅。
  
  当然,让他心情愉悦的还不只是这和煦的天气,还有自己眼前这群由初中生们组成的“报名大军”。
  
  他们就像去西藏布达拉宫的朝圣者,浩浩荡荡的朝着白景镇中学前进,让好多年没有再参与这项“盛事”的白耀龙心潮澎湃。
  
  这些初中生们三五成群,男生们多勾肩搭背,嬉闹扯笑;女生们则互挽牵手,谈笑风生。
  
  这么多的少男少女走在这清晨阳光明媚的街道上,让整个小镇在今天充满了青春的气息。
  
  白耀龙和妹妹白果随后也加入到这股洪流中,但他不一会,就发现自己与他们的不同。
  
  这些小镇的初中生们穿着都很朴素,不管是男是女,要么是穿的学校的校服,要么就是穿的那些颜色偏灰偏黑,款式非常保守的衣服,而下身布裙、西裤、短裤、凉鞋甚至胶鞋则几乎是主流。
  
  这样的画风,让看惯了后世潮流及刚从城里下来的白耀龙扣着心门来说,说得好听叫质朴,说得难听就叫“老土”了。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