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重生之缘来在韶华 书架
设置 内容报错 问题反馈
A- 16 A+
第十三章 为她起誓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
在2001年,由于不像现在这样网络发达,所以转校不需要像现在这样,需要提供《转学联系函》、《学生素质评价手册》及房产证等等资料,只需要带着学费及户口本去学校报名即可。
  
  再加上二叔早就给学校打好了招呼,所以让白耀龙这位品学堪忧的学渣很容易就完成了转学申请。
  
  不过等他建完学籍,并办完其他入学手续也快到八点半了,超出了二叔告诉他的八点是班里开学报名的时间。
  
  但他却不着急,收好报名费的发票收据及户口页,才朝着老师说的三年级三班走去。
  
  一路上他走在这座依山而建的学校里,看着那植物遍布的花园以及充满年代感的石板小路,让他不仅回忆起前世自己已经非常模糊的校园生活。
  
  早开的桂花发出宜人的香气,脚下绿油油的小草还有清晨的一点露珠,一切的一切让白耀龙有些惆怅,也有些兴奋,那种回到青春年少而油然而生的怀念与期望,他无法用语言来表述。
  
  就这样,他最终还是来到了三年级三班的教室门前。
  
  站在门口,他能听见教师里班主任陈景德的训话声,此时的他对这位前世被二叔嘱托,严厉教导并苦口婆心对待他的老师升起了一丝愧意。
  
  这样的好老师,自己却因为年少不知事,不仅辜负了他的期望,反而给他惹出了很多麻烦。
  
  还有那位让他魂牵梦绕的佳人,让他不知道自己应该接下来如何与她再续前缘,才能不要重复过去的悲剧,去力挽狂澜自己的青春和她悲痛的命运。
  
  这些复杂的思绪让白耀龙敲门的手几次举起又落下,不知道为什么,他发现他此刻的心情里不再是早上那样的兴奋,取而代之的反而是一丝害怕和敬畏。
  
  害怕的是自己无法把握住这次命运,敬畏的则是自己前世那些惨痛的回忆。
  
  最终,他还是镇定了一下心神,使出力气敲响了这道让他觉得是“心灵之璧”的教室门。
  
  听见敲门声,里面陈老师的训话声戛然而止,但只是一会,里面就传来一个中年男人“进来”的声音。
  
  白耀龙推开门,映入眼帘的首先就是这位被自己前世伤害过的陈老师,他一副正气的国字脸,外加一副黑框眼镜,像极了民国时代的知识分子,再加上那一套中山装,非常的威严。
  
  而自己这一突兀的进门,也自然引来了五十多双班里同学目光的注视,让他这个前世长期站在台上接受几百双眼睛注视的总经理心里都有些紧张。
  
  他为自己重生而再次步入这个班级而感到心动,也为自己能够再次见到这些可爱的面孔而感到彷徨。
  
  他扫视了一遍众人,还是坚定的对陈老师道:“陈老师,你好,我是转校来的转校生,办手续的老师说我被分配到这个班。“
  
  陈景德早就得到二叔的嘱托,知道他今天要转学过来,因此并不感到意外。
  
  所以他一说完,陈景德并没有多少话语,只是点点头并招手示意他到讲台上来,白耀龙听从了他的指示,迈着坚定步伐来到了讲台上,站在这教师的制高点。
  
  他用眼光快速的扫视了一遍在场的同学,只是刹那间,他就看见了那位让自己牵肠挂肚的伊人。
  
  只见她一瀑上系的乌黑马尾,皮肤粉黛若施,烟如凝脂,眉梢柳叶飞扬,两眼乌黑有神,配合那完美的脸盘轮廓线,虽然穿着朴实无华的短袖校服,也无法掩饰她秋水碧落的容颜以及卓尔不群的傲气。
  
  白耀龙看着徐文敏,徐文敏也看着他,也许是白耀龙过于炙热的目光,她只是短短几秒就移开了目光。
  
  “文敏。”白耀龙低语了一句,却并没有听见旁边陈景德叫他的声音。
  
  “同学,你做一下自我介绍。”陈景德见他有些发愣,再次向他说道。
  
  白耀龙有些恍惚,这才站到讲台中央,整了整衣襟,望着众人说道:“鄙人名叫白耀龙,白天的白,光耀九州的耀,龙在四野的龙,今年十四岁,刚刚从渝庆市上焦区第二实验中学转校至此,还请各位同学多多关照。”
  
  他这一说完,原以为台下会有点迎接的掌声,结果鸦雀无声,还好陈景德接话道:“行,我们欢迎新同学,耀龙,刚好有同学转校留出来一个空位,你就去坐到徐文敏旁边那个空位置吧。”
  
  白耀龙松了一口气,看来目前这个世界的命运线还和自己前世一致。
  
  二叔应该已经给陈景德打好了招呼,使得他还是能像前世那样,让他这个学渣可以去挨着成绩优异且又是班长的徐文敏坐,以便能以优带差,提升自己成绩。
  
  听见陈景德的这一决定,白耀龙心里有种中五百万大奖的感觉,不,五百万对他来说算什么,如果他还是耀龙集团总经理,愿意拿出所有来换徐文敏这个同桌位置。
  
  他提了提肩上的挎包,在这一众同学好奇的目光下朝徐文敏走去。
  
  他的目光一直盯着这位在前世刚逝去的伊人,那病床上最后憔悴的面孔让他感到痛心,但面前这位还朝气蓬勃的少女却又那么真实的出在他面前,使得他有种摇摆在现实与虚无之间的恍惚。
  
  这段从讲台到座位的距离,旁人看来是那么的近,但他却感觉是走了几千年,就如那哈雷彗星,经过艰辛旅途,再次回到了这心灵的故乡。
  
  徐文敏见他从站到讲台上那一刻到坐到自己身旁这段时间,眼神就几乎从来没有离开过自己,心里升起一阵说不出的悸动。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