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计缘 书架
设置 内容报错 问题反馈
A- 16 A+
第4章 难道我穿越了?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
自己还有救啊,还活着啊!
  哪怕你们见到的是一具尸体,不更应该报警吗?
  计缘难以理解这群人的脑回路在想些什么东西,他们这么做等于在谋杀啊!
  刚刚有些对话也都奇奇怪怪,难不成这些人脑子真有些问题?
  计缘是感觉出来了,这群人没有在开玩笑,他们真的不理会自己了,其中一人给自己盖了点又在脑门上贴了块湿布后,所有人就各忙各的去了。
  张士林吩咐大家把生火的位置挪了挪,放到了更靠近山神塑像的地方,这样那个奄奄一息的乞丐也能暖和一点。
  “啪,啪,啪……”
  打火石的击打声中不断有火花溅出,几下之后,一小块火绒就被点着。
  “着了着了,柴火!”
  “来了来了。”
  “别压太实了!!”
  放上一些细碎的柴枝,再小心看护火苗,很快,火焰就旺盛起来。
  行脚商们架起土灶放上随身的铁锅,又有人从庙门口取来之前接着雨水的竹筒,将清澈的雨水倒入锅内烧煮,一切做得井然有序。
  等完成这些工作,行脚商们才暂时放松下来,全都坐在地上休息。
  “轰隆隆……”
  天边雷声滚滚,雨势有增大的迹象。
  等待着水开的行脚商们都愣愣的望着山神庙外的大雨。
  “这雨不知道天黑前能不能下完?”
  有人忧心的叹了一句。
  “看这架势,一时半会是停不了了!”
  又有人随口答了一句,顺便紧了紧衣服。
  “这春雨可真凉啊!”
  “是啊!瘦牛瘦马难过二月八嘛!”
  一群人围在不算大的火堆边取暖,潮湿的衣服在一侧用一根庙里的细杆子挂了起来。
  铁锅的锅盖随着锅内水温的不断升高逐渐变得不安分,再过去不久,开始“乒乒乓乓”抖动起来。
  “水开了!”
  刘全笑着说了一句,然后从箩筐里取出了一个木瓢,其他行脚商则纷纷拿出自己的木碗或者竹筒。
  刘全不厌其烦的一个个接过木碗竹筒,用木瓢子盛上开水,又一个个还给别人。
  而一个年轻人则打开一个箩筐从里面提出来一个布袋,里头都是杂色的饼子之类的干粮,抱着袋子一个个给人分吃的。
  “给。”“呐拿着!”
  “赵哥,你喜欢的馒头!”
  “谢谢!”
  年轻人每分一个,有的拍拍他的手臂有的道一声谢,很快就到了张士林面前。
  “士林哥!还有馒头和饼子,你要什么?”
  张士林瞅了一眼布袋子。
  “给我饼子吧!”
  “好!”
  年轻人取出一个干饼递给张士林,后者接过去点了点头,随后他将袋子放回箩筐,自己也取了一个馒头坐在了原来的位置。
  已经有人吹着木碗里的水,就着凉了一点的开水开始吃干粮了。
  这过程中,计缘能听到木柴烧裂的噼啪声,能听到水滚的气泡和锅盖声,能听到瓢水声,也能听到这些人的聊天声。
  心想,他妈的太真实了,这群人居然一个个开吃了,真就完全不理会他计缘的死活啊!
  “士林,在水仙镇的时候,我听人说牛奎山近年来不太安稳啊,晚上都没人待山上的,如果这雨一直下,我们晚上岂不是得留在山中?”
  说话的是一个啃着干饼的中年男子,叫金顺福,脸上满是交错的皱纹沟壑。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