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计缘 书架
设置 内容报错 问题反馈
A- 16 A+
第18章 心累的计缘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
翻过山石,越过小溪,在碎石堆间小心跨越找到过山客踏出的山道之后就加快一点速度。
  头顶不时有带着叶的树枝擦过,山道上凉风阵阵,因为常有树荫遮蔽,所以环境也显得更加黑暗。
  经过大半夜的折腾加上被吓得不轻,5人其实已经消耗了很多体力,更别提此时还背着人,只不过还未退去的紧张和恐惧让他们强提气息不敢放慢步调。
  陆乘风感觉背上的计先生很轻,感觉就像背着一个女子一样,但计先生给他的心理压力却比等大的岩石更重。
  等过了最外围的一座山头,来到一条周围满是大石的小溪边时,大家终于松了一口气,从这边山坡眺望,已经能隐约看到水仙镇的轮廓了。
  “计先生,我们在这里休息一下怎么样?洛师妹他们的伤势也撑不住这么连续赶路。”
  陆乘风小心的询问背上的人。
  人家跑腿的累,趴在背上的计缘也不轻松,身子都酸得不行,休息一下求之不得。
  “也好,我们在此休息一下。”
  听到计缘回答,大家都松了一口气,计先生说没事,也给他们一点心理安慰。
  “大家休息一下,放人下来的时候小心一些!”
  “好!”
  几人轻手轻脚的将伤者放下来。
  受伤的几人其实早就快忍不住了,每一次跳跃的抖动都会刺激得他们倍感疼痛,只是强忍着而已。
  计缘躺在一块斜面巨石上眯着眼休息,其实在小心观察周围那几个伤员。
  他忽然发现此刻对比白天,对他那惨不忍睹的视力并没有多大影响,白天看不清更多,但黑夜也不会看不清更少,很是奇怪,明明之前好像还不是这样的。
  “咳咳咳…哇…”
  赵龙颤抖着撑着溪边身下的岩石,吐出一口淤血。
  “赵龙,你没事吧?我给你打点水!!”
  “没,没事…”
  洛凝霜气息紊乱,手指微微颤抖的触碰自己的左肩,那里两道虎爪的痕迹犹如刀劈。
  燕飞身上的爪痕比洛凝霜更深更重,点穴加包扎才勉强止住流血,但却不敢动弹,脸色一片苍白。
  最严重的是那个名叫杜衡的刀客,一条扭曲的右臂几乎已经废了,强忍着痛苦的他现在半身衣服都被汗打湿了。
  计缘都有些不忍心直视这名年轻刀客,这种伤或许不致命,但想必对于一个习武之人来说,比杀了他更难受,毕竟这家伙又不是杨过,可能此生都用不好刀了。
  模糊中见他抱着臂膀沉默不语,想必是面如死灰吧。
  “喝点水吧杜衡。”
  陆乘风将一个水袋递给他,刀客勉强笑了笑,接过水袋像喝酒一样狂饮。
  “哎……”
  计缘轻轻叹了口气,这些家伙心地都不坏。
  “计先生,我们都无所谓,可是……您有没有办法,帮帮杜衡?”
  燕飞躺在石头上,捏着拳头低声询问计缘,因为激动伤口都崩出血来。
  所有人一刹那全都望向计缘,杜衡的眼中更是升起希望,他们突然意识到,眼前的乞丐可是连猛虎精都恭敬有加的高人。
  ‘靠,我有个鬼办法,我又不是医生!’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