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荡世九歌 书架
设置 内容报错 问题反馈
A- 16 A+
第四百四十六章 晨昏醉梦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
“啪啪”的掌声和喧哗声,在死寂的马市里传出好远,幽静混沌的气氛显得更加压抑,仿佛将原来的可怖感无限倍地放大了。
  
  东方诗明甚至感到毛骨悚然。不过看到这一切都是来自眼前这个家伙,又觉得稍稍安心了些。
  
  他暗自舒了口气。好在答对了,看来这样,就能继续顺藤摸瓜了。
  
  “这种氛围,就是你现在的心境么?”他趁机追问,“就是……无路可退?”
  
  当他在说出这句话时,他甚至有点颤抖。
  
  他认为无路可退,那就说明有与九彻枭影鱼死网破的可能。而只要有一点可能,他就绝对不会放过将之变成现实的机会。
  
  但是,溪紫石却并没立刻回答。
  
  东方诗明等了片刻,耳边只有凝固般的沉寂。他缓缓抬头,却见到溪紫石的脸上,已经悄然间泪水纵横。
  
  “你……怎么哭了?”东方诗明被眼前变化惊到了,连忙上前问。
  
  溪紫石手里还拿着东方诗明刚才递过来的锦缎。他恍然回神,低头擦了擦泪水,从地上慢慢站起来。
  
  东方诗明扶着他的手臂,眼神中却多了困惑与不解。
  
  只有知道他痛苦的原委,才能将他拉出九彻枭影的泥潭,甚至成为正道的助力。
  
  借着还未散去的酒劲,溪紫石心海如有火上冲。他看着身边完全陌生的脸,却感觉肺腑真言呼之欲出,再难压制了。
  
  那是,鬼啸长渊最惯常的手段,同样也是最无奈的故事。
  
  与此同时,赋云歌也来到马市。看到眼前阴郁的色彩,他的心也不由得“咯噔”一下。
  
  完全没想到会是这番模样,赋云歌顿时心头暗叫不好。不知道东方诗明现在身在何处,是否平安?
  
  冷汗滴入眉心,赋云歌当即抽出宝剑,拔腿朝马市深处赶去。
  
  幽幽红光,很快吞没了他的步伐。
  
  “是不是还,挺讽刺的……”
  
  “是说,”东方诗明皱眉,“你认为,他自一开始,就早已把你们视作是他的棋子了?”
  
  溪紫石仰头,看着暗红如血窟的夜空:“本来,谁愿意相信?可在我一个无缘兄弟罹难之后,我不得不相信了。”
  
  东方诗明听了溪紫石迷迷糊糊的讲述,也感到有几分唏嘘。
  
  听他颠三倒四的故事,至少听得出一些过往。比如,他当年与他口中的“阿甜”是青崖书院的同窗,也是他们老师澹台子的高足。
  
  澹台子的名号,东方诗明并未听过,应该只是青崖书院的一个普通夫子。但根据溪紫石所说,他教诲了两人很多道理,是两人值得一生敬佩的恩师。
  
  后来,溪紫石孤身云游在外,遇到了今日的鬼啸长渊。当时年少的他,与其琴书会友,结为莫逆之交。两人志气相投,虽然年岁有差,但却彼此无隙。
  
  之后,就是他与阿甜重逢的时候。
  
  他自那时拼命追求阿甜,是鬼啸长渊在他身边“出谋划策”。三人交游同样意气风发,后来溪紫石在鬼啸长渊的协力下,如愿以偿博得了佳人的芳心。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